黃敬倫/腫瘤專科醫師國健署預告菸害防制法修正草案,各大報紙在1月6日紛紛報導。時隔一週,就僅見一天的媒體效果與討論,比較各大報紙,只有蘋果日報用全頭版,最為重視此議題。其它報紙處理方法不一,有的放到十版以後,有的讓反對或抱怨意見佔了近四成篇幅,甚至也有法律專家的偏見引用憲法認為。面對菸害,營業自由高於健康權。以現今言論的傳播方式,好的政策若沒有搭配有效的宣傳,終究賣不出去,反而被許多似是而非的意見稀釋,造成民眾誤解。新政府已在許多政策推行時嘗到這類苦果,在政策變成政績前,還是要有效宣傳。WHO菸草控制框架公約已有180個締約國,追求無菸國度已是全球共識,對於台灣的菸害防制,我認為有兩個重點,第一個是有效的措施與執法,第二個是經由理性辯論與宣傳,消除民眾對菸害的認知不足與人權自由的誤解。而且第二個重點才是支持嚴格執法的根基。非常少數民眾對新禁菸政策限制自由的抱怨,美國喬治城大學O’Neill Institute的Cabrera與 Gostin兩位知名教授對禁菸與人權議題有精譬見解。他們主張,隨著二十一世紀到來,人權已不僅有消極與積極人權,菸害防制是更進化地保護人權,國家要保護所有人民的健康權與生命權,這也是菸草控制框架公約強調的優先價值。他們也批評,吸菸是一種權利或自由這些常見的說辭,完全沒有法律基礎或價值;販賣自由也不一定站得住腳。因為每個國家仍保有禁用或管制成癮或有害物質的權利,就像毒品。菸草需要管制,是因為它輕易地侵犯了國民的健康權。大家可以想像,走在台北東區,你有幾分鐘的時間完全不會吸到菸味?無法單靠法學與人權論辯推行禁菸,但是這可以支持有效的管制措施。國健署預告修法,卻有人質疑對菸商罰則輕,或是無法有效取締。我期待媒體與社會可以持續討論,就像我們不喜歡PM2.5、我們痛恨黑心食品,只要持續宣傳,擴大共識,社會整體的力量就會營造無菸國度。綜觀各城市的禁菸措施,有些值得推廣。例如超商騎樓禁菸容易執法,因為人潮多,成效會明顯,或許可以用減營業稅來鼓勵商家。台北市香堤廣場禁菸,成效不錯,值得推廣到各商圈甚至夜市菜市場。若比較日本,台北市的禁菸商圈仍太少。學校週邊人行道禁菸,只是一個美意,實際效果不大,人潮本來就不比商圈多。如果可以用有效措施與嚴格執法,那些所謂菸權團體的聲音,仍受言論自由保護,但也顯得沒有意義了。菸害防制不是政府與吸菸者的對立,是一項國際潮流,而且仍是一場不容易的馬拉松,惟有投入比修法更多的資源,才能早日看到成果,也為台灣非政治性國際參與搭好舞台。

http://taiwanese.moe/wp-content/uploads/2017/01/c50242822b0f06165284b18844479144http://taiwanese.moe/wp-content/uploads/2017/01/c50242822b0f06165284b18844479144Anonymous熱評頭條黃敬倫/腫瘤專科醫師國健署預告菸害防制法修正草案,各大報紙在1月6日紛紛報導。時隔一週,就僅見一天的媒體效果與討論,比較各大報紙,只有蘋果日報用全頭版,最為重視此議題。其它報紙處理方法不一,有的放到十版以後,有的讓反對或抱怨意見佔了近四成篇幅,甚至也有法律專家的偏見引用憲法認為。面對菸害,營業自由高於健康權。以現今言論的傳播方式,好的政策若沒有搭配有效的宣傳,終究賣不出去,反而被許多似是而非的意見稀釋,造成民眾誤解。新政府已在許多政策推行時嘗到這類苦果,在政策變成政績前,還是要有效宣傳。WHO菸草控制框架公約已有180個締約國,追求無菸國度已是全球共識,對於台灣的菸害防制,我認為有兩個重點,第一個是有效的措施與執法,第二個是經由理性辯論與宣傳,消除民眾對菸害的認知不足與人權自由的誤解。而且第二個重點才是支持嚴格執法的根基。非常少數民眾對新禁菸政策限制自由的抱怨,美國喬治城大學O’Neill Institute的Cabrera與 Gostin兩位知名教授對禁菸與人權議題有精譬見解。他們主張,隨著二十一世紀到來,人權已不僅有消極與積極人權,菸害防制是更進化地保護人權,國家要保護所有人民的健康權與生命權,這也是菸草控制框架公約強調的優先價值。他們也批評,吸菸是一種權利或自由這些常見的說辭,完全沒有法律基礎或價值;販賣自由也不一定站得住腳。因為每個國家仍保有禁用或管制成癮或有害物質的權利,就像毒品。菸草需要管制,是因為它輕易地侵犯了國民的健康權。大家可以想像,走在台北東區,你有幾分鐘的時間完全不會吸到菸味?無法單靠法學與人權論辯推行禁菸,但是這可以支持有效的管制措施。國健署預告修法,卻有人質疑對菸商罰則輕,或是無法有效取締。我期待媒體與社會可以持續討論,就像我們不喜歡PM2.5、我們痛恨黑心食品,只要持續宣傳,擴大共識,社會整體的力量就會營造無菸國度。綜觀各城市的禁菸措施,有些值得推廣。例如超商騎樓禁菸容易執法,因為人潮多,成效會明顯,或許可以用減營業稅來鼓勵商家。台北市香堤廣場禁菸,成效不錯,值得推廣到各商圈甚至夜市菜市場。若比較日本,台北市的禁菸商圈仍太少。學校週邊人行道禁菸,只是一個美意,實際效果不大,人潮本來就不比商圈多。如果可以用有效措施與嚴格執法,那些所謂菸權團體的聲音,仍受言論自由保護,但也顯得沒有意義了。菸害防制不是政府與吸菸者的對立,是一項國際潮流,而且仍是一場不容易的馬拉松,惟有投入比修法更多的資源,才能早日看到成果,也為台灣非政治性國際參與搭好舞台。每日萌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