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价巨/銘傳大學建築學系教授我不反商,也不反對都市更新,但是反對以防災為名,卻忽視(不顧)都市防災需求的起手式。行政院提出了「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獎勵條例」草案,新北市也同時提出了「新北市推動防災建築再生暫行自治條例」草案。看了這些草案,容積獎勵滿天飛,慷慨大放送,著實精彩;遍尋都市防災,卻是臨表涕泣,不知所云! 條例的訂定打趴了都市計畫、都市設計及建築法規,甚至連文化資產保存都有危機。行政院草案內容說明,除危險建物外,屋齡達30年以上經建築物性能評估須拆除重建者,不用經過審議就能直接適用30%到40%的容積獎勵。老舊建物的重建可不受到任何都市計畫管制,也直接越過各種審議機制,當然更不管個案基地周邊環境條件,日照、通風、採光也不再重要;新北市草案,只要住戶配合,一次給足50%容積獎勵,還補助詳評費用、房租、地價與房屋稅或最高1000萬整建維護費。我的發問是:到底在談建築還是談都市?建築更新還是都市更新?建築防災還是都市防災?首先,都市和建築本屬不同尺度,關注的範疇、規模、焦點本來就有差異,政府中這麼多都市和建築專業者,不可能不懂。建築防災可以著重於處理單棟的防火、結構、排水、避難,關心的就是基地範圍,但都市防災就不是這麼單純的議題。一體適用的規定,本身就是一個災害。每個地區、每塊基地都有很不同的個性。地震、易淹水、坡地災害、土石流潛勢,有沒有任何一張災害潛勢圖被拿出來好好討論過?如果都更還是「看不到」災害潛勢區位,還是持續在不應該開發的地方重建,該禁限建的不敢執行,危險地區還想劃定都市計畫區闖關,該留給水的不留給水,狹小巷道依然狹小,如何防災,何來安全之有?超出原來規劃負荷的公園、學校、警消據點等社會基礎設施配套有沒有被討論?防災資源、動線、醫療、疏散避難處所等,有沒有相對應的維生系統評估?舉例而言,新莊中港大排可以從災害潛勢圖資看到地震與水災雙重潛在風險,卻從未反映在開發強度的因應;新莊地勢低窪,卻不斷填土做為建地,無視自然力運作的威脅;台北市非常多的老舊街區原本街道寬度就不足,重建後也未考量寬度調整,卻引入更多服務需求。沒有戰略、戰術、戰技的全面性整體考量,缺乏環境承載力和設施容受力的觀念,都市更新簡化成原地重建,給予更高的容積獎勵,容許更多人聚集,一起受災是比較有伴嗎?獎勵是一種手段,而非目的。獎勵所增加的容積本來就不屬於該地區;獎勵及移轉而外加的容積是無法預期的高度不確定性產物。也因此,相同的公共設施必須滿足更多的人口和交通,不斷破壞原有都市計畫的服務水準,公共設施、學校、道路承載、公園、警消、安全維護設施等都必然超出原有的規劃負荷,對災害防救更是莫大的挑戰。以這樣的方式讓民眾誤以為安全,真是沒有風險的概念,忽視安全的認知,還是牽拖給民眾的「正常化偏見」?缺乏安全議題的討論,更不利於責任分擔的精神。台灣一直不重視使用者的「緊急行為」、「災害心理」,所有的法規關心的是建築硬體,卻不關心「人」。這樣的開發模式導致樓層數更高,容納人數更多,高樓層人口的避難心理更複雜,因應難度更高。「前方吃緊,後方緊吃」,政府不斷利用錯誤安全概念換取的開發利多,讓第一線的災害風險溝通更困難。 都市太醜、危險建築太多、想重建,出發點是好的。但是,防災,真的不是這樣搞的。政府政策推動之前要做功課,不要坐在辦公室看天下,應該勇敢的面對各種災害潛勢圖資,從風險的角度讓民眾了解各種可能。某些地方或許適合更高的容積,某些地方或許應有減法設計的思維;更危險的地方,零方案也未嘗不可,容積議題應該回到都市計畫與通盤檢討來處理。這一步敢踏出去,防災才有型,韌性城市才有辦法開始討論。(編按:本文出於王价巨臉書,經王价巨授權刊登)

http://taiwanese.moe/wp-content/uploads/2017/01/985f0fa96d507b276295382e66494307http://taiwanese.moe/wp-content/uploads/2017/01/985f0fa96d507b276295382e66494307Anonymous熱評頭條王价巨/銘傳大學建築學系教授我不反商,也不反對都市更新,但是反對以防災為名,卻忽視(不顧)都市防災需求的起手式。行政院提出了「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獎勵條例」草案,新北市也同時提出了「新北市推動防災建築再生暫行自治條例」草案。看了這些草案,容積獎勵滿天飛,慷慨大放送,著實精彩;遍尋都市防災,卻是臨表涕泣,不知所云! 條例的訂定打趴了都市計畫、都市設計及建築法規,甚至連文化資產保存都有危機。行政院草案內容說明,除危險建物外,屋齡達30年以上經建築物性能評估須拆除重建者,不用經過審議就能直接適用30%到40%的容積獎勵。老舊建物的重建可不受到任何都市計畫管制,也直接越過各種審議機制,當然更不管個案基地周邊環境條件,日照、通風、採光也不再重要;新北市草案,只要住戶配合,一次給足50%容積獎勵,還補助詳評費用、房租、地價與房屋稅或最高1000萬整建維護費。我的發問是:到底在談建築還是談都市?建築更新還是都市更新?建築防災還是都市防災?首先,都市和建築本屬不同尺度,關注的範疇、規模、焦點本來就有差異,政府中這麼多都市和建築專業者,不可能不懂。建築防災可以著重於處理單棟的防火、結構、排水、避難,關心的就是基地範圍,但都市防災就不是這麼單純的議題。一體適用的規定,本身就是一個災害。每個地區、每塊基地都有很不同的個性。地震、易淹水、坡地災害、土石流潛勢,有沒有任何一張災害潛勢圖被拿出來好好討論過?如果都更還是「看不到」災害潛勢區位,還是持續在不應該開發的地方重建,該禁限建的不敢執行,危險地區還想劃定都市計畫區闖關,該留給水的不留給水,狹小巷道依然狹小,如何防災,何來安全之有?超出原來規劃負荷的公園、學校、警消據點等社會基礎設施配套有沒有被討論?防災資源、動線、醫療、疏散避難處所等,有沒有相對應的維生系統評估?舉例而言,新莊中港大排可以從災害潛勢圖資看到地震與水災雙重潛在風險,卻從未反映在開發強度的因應;新莊地勢低窪,卻不斷填土做為建地,無視自然力運作的威脅;台北市非常多的老舊街區原本街道寬度就不足,重建後也未考量寬度調整,卻引入更多服務需求。沒有戰略、戰術、戰技的全面性整體考量,缺乏環境承載力和設施容受力的觀念,都市更新簡化成原地重建,給予更高的容積獎勵,容許更多人聚集,一起受災是比較有伴嗎?獎勵是一種手段,而非目的。獎勵所增加的容積本來就不屬於該地區;獎勵及移轉而外加的容積是無法預期的高度不確定性產物。也因此,相同的公共設施必須滿足更多的人口和交通,不斷破壞原有都市計畫的服務水準,公共設施、學校、道路承載、公園、警消、安全維護設施等都必然超出原有的規劃負荷,對災害防救更是莫大的挑戰。以這樣的方式讓民眾誤以為安全,真是沒有風險的概念,忽視安全的認知,還是牽拖給民眾的「正常化偏見」?缺乏安全議題的討論,更不利於責任分擔的精神。台灣一直不重視使用者的「緊急行為」、「災害心理」,所有的法規關心的是建築硬體,卻不關心「人」。這樣的開發模式導致樓層數更高,容納人數更多,高樓層人口的避難心理更複雜,因應難度更高。「前方吃緊,後方緊吃」,政府不斷利用錯誤安全概念換取的開發利多,讓第一線的災害風險溝通更困難。 都市太醜、危險建築太多、想重建,出發點是好的。但是,防災,真的不是這樣搞的。政府政策推動之前要做功課,不要坐在辦公室看天下,應該勇敢的面對各種災害潛勢圖資,從風險的角度讓民眾了解各種可能。某些地方或許適合更高的容積,某些地方或許應有減法設計的思維;更危險的地方,零方案也未嘗不可,容積議題應該回到都市計畫與通盤檢討來處理。這一步敢踏出去,防災才有型,韌性城市才有辦法開始討論。(編按:本文出於王价巨臉書,經王价巨授權刊登)每日萌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