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雲/淡江大學整戰中心執行長、政治學博士中國航艦遼寧號返航母港,穿越台海引起矚目。預計未來10年內中國將有2艘新造航艦下水服役,搭配新式艦載機將具備完整戰力,中國航艦戰鬥群在台海周邊活動勢必成為常態。台灣資源有限,防衛戰略亟待翻轉,方能因應。先說遼寧號,雖為訓練艦性質,現階段出航的主要目的在建立、修正各類參數,建立機艦操作準則、技令,提供海監衛星、本土越地平線的「天波雷達」觀測校準等任務,以提供後續航艦兵力發展與整備之基礎。同時,包括飛行甲板耐受高溫噴射氣流的塗料、甲板、機庫地勤機具、夜間起降導引裝置等裝置,都需累積多次的實際航行,才能快速驗證、研改,這都是遼寧號戰鬥群主要的訓練科目。但現時每次出航皆震動東亞,已具備政治、戰略意義。回到重點的台海防衛,空權是我國防衛的關鍵,但需考量相對資源的投入、現代軍事技術的發展,以及空權的要素包含「制空」、「防空」所共同構成。傳統空權概念是以空軍為主體,以空制空。但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筆者認為美式的空權概念,我國很難有足夠資源支撐,歐式空權模式更適合台灣,北約以機動防空作為骨幹的空權戰略,更值得參考。主因為1、空權要素多元化,攻擊型UAV、新式防空系新統等,都給予台灣更多選項。2、受限地球曲度、但要成本考量,包括美軍在內,空對地精準彈藥射程約50km內,中程防空系統可有效壓制。(長程巡弋飛彈攻擊機動車輛不經濟)3、先進防空飛彈具備多元攔截戰力,已被視為經濟有效的戰略嚇阻武器。例如美國於南韓部署THAAD,俄國於敘利亞部署 S-400,已實質產生戰略效果,不再只是戰役、戰術層級的防衛系統。例如,德國決定採用先進「增程防空系統」(MEADS)作為飛彈防禦,乃至「歐洲戰略調整」(EPAA)骨幹,其著眼點就是建置新一代戰機的代價高昂,以守勢戰略而言,先進防空系統的效益較高。此外,改變傳統空軍對空軍、海軍對海軍、陸軍對陸軍思維。「賽馬原則」,下駟對上駟,造價便宜的機動防空飛彈(下駟),消耗解放軍空軍(上駟),則海空軍可以長擊短,發揮更大戰力。同時,考量軍備投資的成本效益,台灣投資300億元台幣,約可新造一艘派理級巡防艦或18架F-16戰機,但同樣成本可換得90組機動中程防空飛彈載具與600枚射彈(以「陸射劍二」系統為基準),且具備高運用彈性。或許可以有更佳的組合以創造更大戰略價值,在以小搏大情況下,達成以低成本追求高「交換率」的不對稱戰略。「不沉航艦」是許多人對台灣防衛的固有觀念,但考慮我國可投入的國防資源、軍事科技發展,以及歐陸國家的空權戰略,「不沉神盾艦」更適合我國未來防衛的可行模式。陸基機動中程防空單位作為戰略兵力,將是我國未來防衛因素中,最具成本效益的投資,且可快速籌獲,可大幅抵消中共的空中優勢。國際安全的轉變、中共新興投射能力乃至美中領導人的轉換,未來10年內將使東亞或第一島鏈的區域安全架構重新洗牌。台灣相對資源有限,因此需以全新思維改革國防力量,就能在區域事務中發揮以小搏大的關鍵角色,確保本身生存的權益並在國際事務中保持發言權。

http://taiwanese.moe/wp-content/uploads/2017/01/e296b01f958cb4e3812ad377a069b2d8http://taiwanese.moe/wp-content/uploads/2017/01/e296b01f958cb4e3812ad377a069b2d8Anonymous熱評頭條蘇紫雲/淡江大學整戰中心執行長、政治學博士中國航艦遼寧號返航母港,穿越台海引起矚目。預計未來10年內中國將有2艘新造航艦下水服役,搭配新式艦載機將具備完整戰力,中國航艦戰鬥群在台海周邊活動勢必成為常態。台灣資源有限,防衛戰略亟待翻轉,方能因應。先說遼寧號,雖為訓練艦性質,現階段出航的主要目的在建立、修正各類參數,建立機艦操作準則、技令,提供海監衛星、本土越地平線的「天波雷達」觀測校準等任務,以提供後續航艦兵力發展與整備之基礎。同時,包括飛行甲板耐受高溫噴射氣流的塗料、甲板、機庫地勤機具、夜間起降導引裝置等裝置,都需累積多次的實際航行,才能快速驗證、研改,這都是遼寧號戰鬥群主要的訓練科目。但現時每次出航皆震動東亞,已具備政治、戰略意義。回到重點的台海防衛,空權是我國防衛的關鍵,但需考量相對資源的投入、現代軍事技術的發展,以及空權的要素包含「制空」、「防空」所共同構成。傳統空權概念是以空軍為主體,以空制空。但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筆者認為美式的空權概念,我國很難有足夠資源支撐,歐式空權模式更適合台灣,北約以機動防空作為骨幹的空權戰略,更值得參考。主因為1、空權要素多元化,攻擊型UAV、新式防空系新統等,都給予台灣更多選項。2、受限地球曲度、但要成本考量,包括美軍在內,空對地精準彈藥射程約50km內,中程防空系統可有效壓制。(長程巡弋飛彈攻擊機動車輛不經濟)3、先進防空飛彈具備多元攔截戰力,已被視為經濟有效的戰略嚇阻武器。例如美國於南韓部署THAAD,俄國於敘利亞部署 S-400,已實質產生戰略效果,不再只是戰役、戰術層級的防衛系統。例如,德國決定採用先進「增程防空系統」(MEADS)作為飛彈防禦,乃至「歐洲戰略調整」(EPAA)骨幹,其著眼點就是建置新一代戰機的代價高昂,以守勢戰略而言,先進防空系統的效益較高。此外,改變傳統空軍對空軍、海軍對海軍、陸軍對陸軍思維。「賽馬原則」,下駟對上駟,造價便宜的機動防空飛彈(下駟),消耗解放軍空軍(上駟),則海空軍可以長擊短,發揮更大戰力。同時,考量軍備投資的成本效益,台灣投資300億元台幣,約可新造一艘派理級巡防艦或18架F-16戰機,但同樣成本可換得90組機動中程防空飛彈載具與600枚射彈(以「陸射劍二」系統為基準),且具備高運用彈性。或許可以有更佳的組合以創造更大戰略價值,在以小搏大情況下,達成以低成本追求高「交換率」的不對稱戰略。「不沉航艦」是許多人對台灣防衛的固有觀念,但考慮我國可投入的國防資源、軍事科技發展,以及歐陸國家的空權戰略,「不沉神盾艦」更適合我國未來防衛的可行模式。陸基機動中程防空單位作為戰略兵力,將是我國未來防衛因素中,最具成本效益的投資,且可快速籌獲,可大幅抵消中共的空中優勢。國際安全的轉變、中共新興投射能力乃至美中領導人的轉換,未來10年內將使東亞或第一島鏈的區域安全架構重新洗牌。台灣相對資源有限,因此需以全新思維改革國防力量,就能在區域事務中發揮以小搏大的關鍵角色,確保本身生存的權益並在國際事務中保持發言權。每日萌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