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宇佑/綠黨高雄黨部執行委員、大高雄總工會志工研究員年金改革委員會的分區座談,從北到南皆發生數起民眾、與會代表遭受場外陳抗群眾攻擊的暴力事件。我以政黨代表的身分,代表綠黨出席南區的場次,亦於場外受到情緒失控的民眾拉扯、毆打成傷。若是細細深究,政府在整個年金改革的過程中消極被動,任由社會對立日趨激化,以及陳抗主辦團體放任現場群眾失控,甚至與進行攻擊的民眾切割,是導致暴力衝突不斷的主要原因。本次我代表綠黨進入分區座談,是為了表達綠黨對於政府推出之年金改革方案的批判。政府的改革方案至今仍不離「財務平衡」的目標,不斷以各類年金將負債、破產等理由激起社會關注。但若是細究方案的內容,仍不脫「繳多、領少、延後退」的邏輯,其實就是假改革之名,達成實質減少年金的目標,來確保年金的持續性。綠黨在勞工退休金的政策上,主張必須加重資方的責任,提高退休金的資方提撥率;政府也必須制定出退休金的最低給付「地板」,確保每個勞工能夠享有有尊嚴的退休生活。然而我在場內參與分區座談,卻只感受到這是政府行禮如儀的政策布達。主辦單位寧願花20分鐘朗誦網路上的PPT資料,卻只給每個場次一個人3分鐘、共計35人的發言機會。便是如此消極、「跑流程過水」的座談會,導致退休生活受到影響的民眾有冤無處申,才會造成場外的群情激憤。此外,種種證據皆顯示,場外的陳抗主辦團體,不斷要求群眾阻礙與會代表進入會場發表意見,卻不主動規範群眾的肢體攻擊行為、不設置糾察線來確保意外發生。如此消極的態度,讓現場群眾無所不用其極的欲達成干擾會議的目標,使數起暴力攻擊的憾事發生。以公民參與的角度而言,我認同任何相關團體舉行陳抗、遊行活動,來表達自己的訴求與立場。但我絕不認同活動參與者對其他民眾施予暴力攻擊。這樣的行為,非但毫無溝通誠意,且已嚴重侵害他人之人身自由。陳抗團體須負起其對於群眾的責任,確認到底是誰進行如此反民主的暴力攻擊,以對受害的與會代表、民眾作出交代。同時,在我受害的當下,周遭共計有3、40名警力,警方卻漠視長達數分鐘之久,才上前協助,還拒絕我重回會場的要求。我認為政府應發揮其應有的職能,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與人身自由。否則,就只是證明了政府並未負起建立良善社會溝通機制的責任,放任社會持續衝突與對立。這完全無助於形塑更進步的公民社會,亦是台灣民主的一大倒退。

http://taiwanese.moe/wp-content/uploads/2017/01/5e2706ea5c1d776c4598494d7f9de58fhttp://taiwanese.moe/wp-content/uploads/2017/01/5e2706ea5c1d776c4598494d7f9de58fAnonymous熱評頭條鄧宇佑/綠黨高雄黨部執行委員、大高雄總工會志工研究員年金改革委員會的分區座談,從北到南皆發生數起民眾、與會代表遭受場外陳抗群眾攻擊的暴力事件。我以政黨代表的身分,代表綠黨出席南區的場次,亦於場外受到情緒失控的民眾拉扯、毆打成傷。若是細細深究,政府在整個年金改革的過程中消極被動,任由社會對立日趨激化,以及陳抗主辦團體放任現場群眾失控,甚至與進行攻擊的民眾切割,是導致暴力衝突不斷的主要原因。本次我代表綠黨進入分區座談,是為了表達綠黨對於政府推出之年金改革方案的批判。政府的改革方案至今仍不離「財務平衡」的目標,不斷以各類年金將負債、破產等理由激起社會關注。但若是細究方案的內容,仍不脫「繳多、領少、延後退」的邏輯,其實就是假改革之名,達成實質減少年金的目標,來確保年金的持續性。綠黨在勞工退休金的政策上,主張必須加重資方的責任,提高退休金的資方提撥率;政府也必須制定出退休金的最低給付「地板」,確保每個勞工能夠享有有尊嚴的退休生活。然而我在場內參與分區座談,卻只感受到這是政府行禮如儀的政策布達。主辦單位寧願花20分鐘朗誦網路上的PPT資料,卻只給每個場次一個人3分鐘、共計35人的發言機會。便是如此消極、「跑流程過水」的座談會,導致退休生活受到影響的民眾有冤無處申,才會造成場外的群情激憤。此外,種種證據皆顯示,場外的陳抗主辦團體,不斷要求群眾阻礙與會代表進入會場發表意見,卻不主動規範群眾的肢體攻擊行為、不設置糾察線來確保意外發生。如此消極的態度,讓現場群眾無所不用其極的欲達成干擾會議的目標,使數起暴力攻擊的憾事發生。以公民參與的角度而言,我認同任何相關團體舉行陳抗、遊行活動,來表達自己的訴求與立場。但我絕不認同活動參與者對其他民眾施予暴力攻擊。這樣的行為,非但毫無溝通誠意,且已嚴重侵害他人之人身自由。陳抗團體須負起其對於群眾的責任,確認到底是誰進行如此反民主的暴力攻擊,以對受害的與會代表、民眾作出交代。同時,在我受害的當下,周遭共計有3、40名警力,警方卻漠視長達數分鐘之久,才上前協助,還拒絕我重回會場的要求。我認為政府應發揮其應有的職能,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與人身自由。否則,就只是證明了政府並未負起建立良善社會溝通機制的責任,放任社會持續衝突與對立。這完全無助於形塑更進步的公民社會,亦是台灣民主的一大倒退。每日萌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