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克襄/作家多數人不會把大肚山想像成一座山,甚至還有森林。或許是這樣吧,連一條原來的舊路要保存,都顯得辛苦許多。更因為都會開發,自然環境所存無幾。只剩下少數幾塊殘留的保安林,勉強形成淺山環境的地貌。如今只要再一些輕微的交通建設,可能連這最後的幾塊都會消失。昔時的聚落也在此狀態破壞殆盡。唯有一瑞井村,砌牆土角厝和三合院尚存好幾,或有頹圮,露出米殼與稻草。當地村民多為林姓,以西河為堂號。走在村子裡,不時有回到70年代舊時光的情境。此地舊名井仔頭,望文生義當可揣測是井水出處。原來,大肚台地在此南端形成兩條斷層線,泉水由地面湧出。村民得以在不遠的山谷鑿了3口井。每隔50公尺,設有一座。村民過往還鋪了卵石步道,好讓村民挑水來去。那裡是村子的西隅邊角,百年緬梔花伴護著土地公廟,下方的隱密山谷有數條小徑可抵達。村子就靠著這幾口井,飲用、洗濯以及微弱的灌溉。此一泉井生活,乃大肚山的獨特文化。台地缺水灌溉,又屬酸性紅土,村民遂選擇旱作,以甘藷、蘿蔔和落花生為主。像瑞井村這樣在大肚山的小聚落,昔時被我們泛稱為山頂人,意指生活較為貧苦的農家。以前鄰家女孩若不認真做事,往往會被長輩叨念,以後找嘸好尪,只能嫁給山頂人。前幾年,沿卵石步道下去探視,傷心又無奈。好些路面被越野摩托車侵入,嚴重破壞表面的路基。加上地方施工單位無知,硬是鋪設了許多水泥石階,過去的山徑殘存不多。所幸近些時,台中在地生態組織發起手作修路,先在課堂養成,再到現場就地取材。幾十個人利用空檔,一起上山協力取石夯土。卵石中間大,兩邊小,加上石隙間以泥土填補平整。很快地,半百公尺的卵石步道重新蜿蜒於樹林,紮實地把過往鋪路的藝術展現,人和自然的融合亦充分流露。短短的卵石步道,當然不能負擔什麼重要的實質功能,但它提醒村民和來此休閒的人,過去的大肚山曾經這麼美麗典雅。有此手作修路為基礎,里長期望未來能再鋪一條卵石步道,可以連結東西向橫跨大肚山的南寮古道,形成更具魅力的聚落。充滿自然工法的卵石步道也不只是用來走動,還能柔和地跟山林結合。想像著日後若有更多卵石步道延伸出去,減少水泥工程的氾濫。大肚山的森林話語權,或可由此找到更多的可能。來自台中各地的志工,經由這回手作步道的現作,對這塊紅土卵石路面也充滿情感。好些人完成後,例假日仍不時回來觀看,彷彿探視自己的家園。村民和志工經由修繕,意外產生緊密連結,社區營造或可走得更為長遠。晚近一年,台中市長亟欲在郊山打造百里登山步道,但環顧其規劃之內容,一直缺乏以手作為基礎的信念。或許日後宜朝此積極推廣,尤其是幾無完卵之林的大肚山,規劃出更多友善的環境,新的登山道才有意義。

http://taiwanese.moe/wp-content/uploads/2017/01/c6e1ba1439ccf70b735bb0ba109028b8http://taiwanese.moe/wp-content/uploads/2017/01/c6e1ba1439ccf70b735bb0ba109028b8Anonymous熱評頭條劉克襄/作家多數人不會把大肚山想像成一座山,甚至還有森林。或許是這樣吧,連一條原來的舊路要保存,都顯得辛苦許多。更因為都會開發,自然環境所存無幾。只剩下少數幾塊殘留的保安林,勉強形成淺山環境的地貌。如今只要再一些輕微的交通建設,可能連這最後的幾塊都會消失。昔時的聚落也在此狀態破壞殆盡。唯有一瑞井村,砌牆土角厝和三合院尚存好幾,或有頹圮,露出米殼與稻草。當地村民多為林姓,以西河為堂號。走在村子裡,不時有回到70年代舊時光的情境。此地舊名井仔頭,望文生義當可揣測是井水出處。原來,大肚台地在此南端形成兩條斷層線,泉水由地面湧出。村民得以在不遠的山谷鑿了3口井。每隔50公尺,設有一座。村民過往還鋪了卵石步道,好讓村民挑水來去。那裡是村子的西隅邊角,百年緬梔花伴護著土地公廟,下方的隱密山谷有數條小徑可抵達。村子就靠著這幾口井,飲用、洗濯以及微弱的灌溉。此一泉井生活,乃大肚山的獨特文化。台地缺水灌溉,又屬酸性紅土,村民遂選擇旱作,以甘藷、蘿蔔和落花生為主。像瑞井村這樣在大肚山的小聚落,昔時被我們泛稱為山頂人,意指生活較為貧苦的農家。以前鄰家女孩若不認真做事,往往會被長輩叨念,以後找嘸好尪,只能嫁給山頂人。前幾年,沿卵石步道下去探視,傷心又無奈。好些路面被越野摩托車侵入,嚴重破壞表面的路基。加上地方施工單位無知,硬是鋪設了許多水泥石階,過去的山徑殘存不多。所幸近些時,台中在地生態組織發起手作修路,先在課堂養成,再到現場就地取材。幾十個人利用空檔,一起上山協力取石夯土。卵石中間大,兩邊小,加上石隙間以泥土填補平整。很快地,半百公尺的卵石步道重新蜿蜒於樹林,紮實地把過往鋪路的藝術展現,人和自然的融合亦充分流露。短短的卵石步道,當然不能負擔什麼重要的實質功能,但它提醒村民和來此休閒的人,過去的大肚山曾經這麼美麗典雅。有此手作修路為基礎,里長期望未來能再鋪一條卵石步道,可以連結東西向橫跨大肚山的南寮古道,形成更具魅力的聚落。充滿自然工法的卵石步道也不只是用來走動,還能柔和地跟山林結合。想像著日後若有更多卵石步道延伸出去,減少水泥工程的氾濫。大肚山的森林話語權,或可由此找到更多的可能。來自台中各地的志工,經由這回手作步道的現作,對這塊紅土卵石路面也充滿情感。好些人完成後,例假日仍不時回來觀看,彷彿探視自己的家園。村民和志工經由修繕,意外產生緊密連結,社區營造或可走得更為長遠。晚近一年,台中市長亟欲在郊山打造百里登山步道,但環顧其規劃之內容,一直缺乏以手作為基礎的信念。或許日後宜朝此積極推廣,尤其是幾無完卵之林的大肚山,規劃出更多友善的環境,新的登山道才有意義。每日萌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