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國榮/自由業一個人的理念就算對,也不能以暴力「強制執行」;暴力就是暴力,不能假借理念讓暴力有理,否則要警察要法院幹嘛?號稱統派愛國,在機場把香港政治人物黃之鋒等人揮拳就要打,還好警察擋住,要是黃等人一下飛機即受傷,那真是有失國體,不是個人受害的問題而己。還好警方已抓逮到人,像這類人等即應以現行犯重辦,我們真不知道對我們觀光業打擊多深?因為機場現場就是世界人士來往的地方,突然有妖魔鬼怪要打人,航警也實應現場就予留置行兇者,不應任其囂張後跑掉,對在場國內外人士都是錯愕不解的。如果打人不現場先抓,先留置,下次拿刀槍來怎辦?警察是秩序的象徵,不是各種理念的主張者或代理人,要吵到法院去。警察消極不執法,傷害的是整個社會。這次事後雖然有抓到人論究,但還是消極的。應該現場能抓幾個算幾個,留置調查,以維護治安、觀光,更是維護民主精神的國格,讓台灣這座民主燈塔不致陪葬。從機場有人欲施暴到年金改革有群眾對要進入開會的人動手動腳阻撓,都是須要警察當場抓逞兇者;只有警方不敷衍了事,社會才能真進步,否則以理念不同就可施暴成為常態,警政署長就應下台;因為擺爛領高薪,必為國人之恥。只有安全,才有言論自由;暴力者先毀自己言論自由權,政府應積極發揮抓破壞公序現行犯精神,把機場與街道安全積極找回來;否則,冷漠的警察不過為施暴者共犯而己。

http://taiwanese.moe/wp-content/uploads/2017/01/6a6a1bc47a3e9aa3813eacb76ffccba3http://taiwanese.moe/wp-content/uploads/2017/01/6a6a1bc47a3e9aa3813eacb76ffccba3Anonymous熱評頭條倪國榮/自由業一個人的理念就算對,也不能以暴力「強制執行」;暴力就是暴力,不能假借理念讓暴力有理,否則要警察要法院幹嘛?號稱統派愛國,在機場把香港政治人物黃之鋒等人揮拳就要打,還好警察擋住,要是黃等人一下飛機即受傷,那真是有失國體,不是個人受害的問題而己。還好警方已抓逮到人,像這類人等即應以現行犯重辦,我們真不知道對我們觀光業打擊多深?因為機場現場就是世界人士來往的地方,突然有妖魔鬼怪要打人,航警也實應現場就予留置行兇者,不應任其囂張後跑掉,對在場國內外人士都是錯愕不解的。如果打人不現場先抓,先留置,下次拿刀槍來怎辦?警察是秩序的象徵,不是各種理念的主張者或代理人,要吵到法院去。警察消極不執法,傷害的是整個社會。這次事後雖然有抓到人論究,但還是消極的。應該現場能抓幾個算幾個,留置調查,以維護治安、觀光,更是維護民主精神的國格,讓台灣這座民主燈塔不致陪葬。從機場有人欲施暴到年金改革有群眾對要進入開會的人動手動腳阻撓,都是須要警察當場抓逞兇者;只有警方不敷衍了事,社會才能真進步,否則以理念不同就可施暴成為常態,警政署長就應下台;因為擺爛領高薪,必為國人之恥。只有安全,才有言論自由;暴力者先毀自己言論自由權,政府應積極發揮抓破壞公序現行犯精神,把機場與街道安全積極找回來;否則,冷漠的警察不過為施暴者共犯而己。每日萌聞